黄焖兔子

你必须很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连手机也看不到lofter的图片了,彻底被墙指日可待。是不是该先和曾经关注过我的小伙伴们说个再会?

自从lofter不能用电脑上之后,我本来已经几乎放弃在这里写文了,不过今天有件事真的很有感慨,必须要不怕麻烦地记录一下。
简单地来说就是最近发现有一个我真心觉得既长得不怎样,性格又算不上好,甚至品味相当土的女生,是另一个我觉得外在条件不错,性格一流的男生爱的死去活来的女神。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可是他们还没是情人的时候,男生就已经对这个女生充满卑微和爱慕了。所以怎么解释这个现象?只能说每个人眼里看到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甲之熊掌,乙之砒霜。
所以如果有一些爱情或者青睐你始终得不到,不要去问自己到底哪里不够好,你很好,只是有某些人就是无论如何不会看到。所以也不必纠结于怎样才能变成受欢迎的人,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到头来你最为重视的那个人,他的眼光到底是怎样。说不定他就是喜欢胖子呢,说不定他就是喜欢一点都不精致的女汉子呢,说不定他就是喜欢不会卖萌的熟女呢?我们既无法知道,也无法控制,为什么不安心做原来的自己,并且相信喜爱我们的那些人是真的喜欢自己现在的模样?
我花了许多年去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理想的模样,直到这两三年,我才渐渐明白了我无法取悦所有人的这个道理。然后直到这周,我才又发现,我不能取悦所有人有时候不是因为自己不够好,有时候恰恰是因为不够差(按我自己的标准来算)。真的要感谢那两个向我敞开心扉的朋友,让我心里的那个深不见底的感情黑洞,似乎被填上了。

今天第一次用半藏拿了全场最佳😃

最近有件事比较可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一看正经书就会犯困。我之前还以为是因为我每次都在睡觉前看书,那个点本来就比较容易困。可现在慢慢觉得不是这样,本来一点都不困,一看书就困。如果把书放下来去做别的事情,又会不困了。
我一直觉得拿起书就犯困的人是脑子空空,接收了太多垃圾信息的人,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变成这样。要减少看剧的时间,要多看有用的书。

种了七天,今晚有豆芽吃了。

Christmas is calling!
昨天特地去了一趟伦敦,一来是下月回国前帮几个好友代购,二来是再去吃上回印象深刻的烤肉。可能是临近年底,也可能是英国人口确实比以前多,这次是我在英国居住了近十年以来第一次坐火车全程没有座位。幸好我早上出门的时候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平底鞋,要不然一路罚站可有罪受了。
在Tiffany帮H买手链。她让我试戴然后给她发照片,结果一试之下自己也好喜欢,明明没有预算临时决定要了一条同款不同色的给自己。另外还买到了一件挺中意的外套,有一点薄,希望回国时候的天气能穿。
烧烤很好吃,可是炉子烧在那我总觉得有种得赶快吃的紧迫感,所以不用一会就吃饱了。盼了好久的大餐就这样结束,有点遗憾。
本来晚餐还打算在伦敦吃的,偏偏下雨了,而且雨势很大。怕辛苦的我选择一头钻下地铁,直接回火车站回家。回程还是没有座位,到家的时候觉得腰好痛。
对了,这张照片真是我拍的,为啥好几个人都以为我是网上盗图?伦敦就是随手一拍就这样美呀。

从九月份到现在,我每次卖股票的时候都会把盈利的零头转出来,我今天算了一下,这些零头加起来已经超过一千镑了,挺惊人的收益的,自己瞬间感觉膨胀了。
二十几岁的时候写过的人生计划里,有一条就是要去投资,不是为了钱,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眼光。事实证明我买股票的眼光还不错,但识人的眼光却一直不怎么好。也许是我太喜欢凭第一印象来判断一个人,也太快向别人展现出自己的底牌,总之如果说人生有什么遗憾,我最大的遗憾应该就是人际关系处理得很糟糕。本来是想夸一下自己的,结果又变成反省,哈哈。
新系统有了第一个潜在客户,过三周我要去布城给他们做演示。很凑巧的是这一家潜在客户公司,是我之前在布城生活时候做过兼职的公司。那不是份很正式的兼职,只是给他们翻译一些中文资料,打打杂这样的角色。我以为离开之后不会再和他们有交集了,没想到人生那么奇妙,现在又以另一个完全不同的身份和他们打交道。
还有三周,许多客户化本地化的工作要做,但老实说我最近很不在状态。希望能振作起来,用心点,赢得漂亮点。

一开始是平板,现在是电脑也没法用lofter了。

以为一辈子都做不完的项目,竟然差不多完成了。积跬步至千里,古人诚不欺我。
这一个多月吃不好睡不稳,体重跌到将近42,可是把一个一个目标打上勾的时候,那种成就感,真是怎样都值了。
人的这一生怎样才有趣?像金庸先生那样大闹一场悄然离去当然是有趣的,但埋头做好眼前的每一件事,沉默地过完每一天,其实也真的挺快乐。不再怕别人说我较真了,我的确就是个喜欢较真的人。

今天做产品的阶段演示。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他们会又提出各种稀奇古怪的要求,但真的听到那些要求的时候,真的,觉得气得快休克了。基本上他们是想系统不对输入的批量数据做任何控制,一切都靠人来保证输入正确——除非我死了,就算是我死了,也绝对不会做出这么不安全的东西来害人的。
当然也没到死人那么严重,不过当时我想如果他们坚持要这样做,我除了辞职真的没别的选择了。因为心里这样想,所以也有点口不择言,他们和我说以前的系统一直是这样做的时候,我直接说了句因为以前的系统就是个垃圾,以前这样做不代表这样就是对的。总之后来还和业务的经理吵得挺凶的吧,最后还是大boss挺我,最终按照我的想法来做才算结束。
我知道他们只是找不到人来接手,所以凡事让着我三分。殊不知我这样坚持也真的是为了产品好,不是出于私心。其实最容易的莫过于不做数据正确性检查了,要不是真的不能这样,我何必坚持。
不过让我欣慰的是后来和我吵得面红耳赤的几个人都有过来和我和解,大家都承认我说的是对的,只是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说服客户改变做法。我希望他们知道我对事不对人,还好大家好像都知道。
还是觉得气得肝疼,想做个好产品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