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焖兔子

你必须很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我上次还说要找到好的减肥的方法告诉Y呢,今天她和我说,她这几个月已经瘦了20斤了!她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去美容院,买了减肥和爆脂的套餐,也没太辛苦就瘦下来那么多。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有些事情如果能用钱来解决,那最好就是用钱来解决,钱赚来就是为了用在解决问题上的。

至于我自己,之前从49.7公斤挺容易就到了47.5,之后也试过到达46.9,可是后来这两个星期似乎上上下下挺不稳定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45kg。但平心而论我一边喊着减肥,一边采取的行动也太佛系了,如果能最终到达45,就算慢一点也是惊喜了。

今天项目经理找我聊了一下,大概是想让我把之前外包出去的那个功能重做,他们到现在才意识到那个印度人可能最终没法交货。其实我觉得无论是做什么,我是按月领工资的,其实没有很大的区别。可是这是这个事件,让我对这个小公司的一切流程产生了很大的疑惑,我知道这个项目我们一定是在亏本做了,想到这个心里就有一股气不知道该往哪撒,真是奇怪的,又不关我事。

可能是因为对公司的事情有点太操心,我最近好像过得有点得过且过。我越来越少去学习行业知识了,以前可以说是没有时间,现在我很清楚,我上班的时候没有必要那么赶着做事情的,只是我自己不愿意抽空出来学习罢了。上次我和我妈说,我想赶紧旅游,回来之后就提加薪的事,这样可能我心里才能平复一点。妈妈说,你还是考虑清楚,我觉得你现在的烦恼不是钱能解决的。我觉得她说的是对的,加薪可能真的不能改变我心里的不满。不过我还是很想快点能去旅行,想要个机会整理一下自己,重新振作起来。work hard,play hard。

其实就还有两天了。

为我们做外包的那个印度程序员,今天被我说得快崩溃了。

我其实也不想做恶人,我想做那种说话让人如沐春风,时时刻刻嘴边都挂着笑容的温柔女子。可是看到他延期了四周,好不容易做出来的……那都是些什么东西啊,我斟酌了很久都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既礼貌又准确表达出心中的愤怒。

这方面真的是佩服英国人,我们的项目经理私底下都快发疯了,天天在诅咒这个印度人,可是一开会的时候,说的每句话听到耳朵里都是让人舒服的。不熟悉英国人的人,估计还以为对方在表达对自己的满意。我也想学这一套,因为正如他们说的,我就算对着他大喊大叫,骂他羞辱他,对项目的进度都不会有帮助的,还不如有话好好说。不过尽管我已经规避了人身攻击,单单是实话实说地把代码中的问题说出来,他的表现已经非常窘迫,搞得后来我都有点不忍心说下去了。

继续用他是不可能的,新人也没招到,能用的几个人请假的请假,生病的生病。很好,反正我也很快要休假了。假期结束之后就和老板说加薪的事,这几天要把简历整理一下,做最坏的准备。

换了几百欧元准备下周去希腊啦!
我以前都是在机场换钱,后来发现原来网上换是划算很多,尤其如果是换得比较多的时候。而且这家公司每次帮我换钱的时候都会很贴心地各种面额都给我配一点,所以像今天只换几百欧的情况,我也还是愿意给他们换。可见对客户多一点点考虑,有时候就能决定生意的成败。
最近刚做完产品的第二次演示。业务部门的反馈据说是很满意,尤其对某些小功能,比如点击就可以复制啦,无用信息可以折叠之类的,他们特别喜欢。其实这些功能都是很简单的,反而花了很多精力去做的大功能却没有什么人去称赞。还是那个结论,用户体验很重要,必须站在用户的角度去做事情。
明天又是周六啦,说了很多周要去伦敦都因为别的事情没成行,明天绝对要去了。要买帽子和可以穿露肩裙的内衣,还要去吃我最喜欢的那家店,还要打包煎饼果子!此刻有一种即将从监狱里被放出来的兴奋感,哈哈。

早上起来,看到F在微信上问我,大学时候的舍长想加我好友,问我愿不愿意。

我因为在高中的时候被班上的同学孤立过,在十七岁之后的这许多年里,我虽然表面像个正常人似的,其实心里却一直有个充满恐惧的黑洞。最主要的表现就是很怕和人打交道,尤其是同学,同事这类本来应该联系很紧密的人。虽然大学时期和宿舍里的妹子们并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但我毕业之后就主动选择消失,十几二十年都没和大家联系。其实我是很想念同学们的,经常会在梦里回到学生时代,无论是高中还是大学,在我的梦里我是很合群,和同学们有说有笑的。但越是这样,每次梦醒之后就越会感到难过,不愿意去面对那些不喜欢我,或者有可能不喜欢我的人。我知道这是心理障碍,甚至有可能是有抑郁症,可是我克服不了这看似很简单的障碍。于是一年又一年,同学聚会举办过很多次了,我统统缺席,系里的班里的微信群,我也统统回避。

所以今天看到F的消息,我着实犹豫了很久很久。我记得这个舍长,是个很开朗的人,大学的时候对我也很不错。我为什么会害怕和她联系呢,我问自己,是害怕她‘关心’我这些年为什么一直独身,还是害怕通过她我不得不和许多不熟的老同学联系?我坐在床边静静地想了又想。最后我决定不要害怕了,因为我所怕的,归根结底无非是怕被讨厌,怕被孤立罢了。可是我现在像个逃兵一样,一直躲着以前的老同学,这和被讨厌,被孤立又有什么两样呢?事情已经不能更坏,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加了舍长的好友。

果然她对我为什么还单着,为什么要一个人在英国,爸爸妈妈以后怎么办之类的事情特别感兴趣,也一再敦促我眼光不要太高,赶紧找人结婚。我这次没有因为被戳到痛处就逃跑或发怒,我和她说,我选择的生活方式和大家都有点不一样,舍长如果再催促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了。舍长马上表示了理解,咱们把话题岔开,聊了许多挺开心的事。

没有那么难,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会动不动就讨厌我,孤立我了。无论心里怎么想,我相信老同学们表面上一定会尊重我,表现出友好的。这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一点一点和他们联系上,不要再躲起来。

前天晚上做了一次Keep,直到现在我还只能一瘸一拐地走路。我还以为自己有跑步习惯,做HIIT不会是问题,没想到后续反应那么厉害,小腿疼得快要废掉了。本来是打算明天去伦敦买帽子和香水的,如果像今天这样的情况肯定是去不成了。其实明天下午还有英格兰对瑞典的球赛,要不还是把去伦敦的计划改在下一个周末吧。

下周二要做第二次产品演示了。我今天准备演示案例的时候,发现某个很久以前已经做完的功能突然不能正常工作了。这把我整个时间计划给打乱了,加上早上开会也占用了今天不少的工作时间,这两天必须抽空加班来做事情。我以前很讨厌加班,现在发现我以前讨厌的其实不是加班,是上一份工作本身。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不会介意多花点时间在上面了。

当然这个班不能白加,一定要把这次演示做好一点,那旅游回来向老板提加薪的时候底气会更多一点。

每天晚上就是这样架个小桌在沙发上,边吃边看球。
老妈看了照片之后说,你不是在减肥吗,看你的伙食怎么还那么好,打卤面都吃上了。我说我这是佛性减肥,慢慢瘦不要紧,无痛最重要。
今天完成couch to 5k的九周跑步计划了。最近天气太热,我是为了九周勋章才一直硬撑着没停跑,现在终于完成心愿,暂时不用再顶着中暑的危险去跑步了。室内运动开展起来吧,明天开始Keep的第一天。
今天还有件不太开心的大事,我想了很久,觉得那么不开心的事情我不要写下来了。可是要提醒自己,不要真的把日子过得像机器一样,再忙也应该每天抽空来思考一下,想一想自己在干什么,也想一想我爱的那些人在干什么。
只有年轻人有权力去无知,去犯错,去浪费时间和精力。而中年人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做对的事情,说对的话。

老板今天不在,办公室里的同事都很欢欣,连我也觉得周末来了今天就偷偷懒吧。
于是用上班的时间给自己列生日礼物清单,刚写了九个,停下来算算发现已经起码要五六千镑。照这样算,39个礼物得花多少钱啊,真把自己吓坏了。买不起买不起,就这样买九个礼物就行了。
至于接下来这一年我要做的一件想做却一直没有做的事,想了很多,还是拿不定主意。好多事情不是下决心去做就能做,说到底还是得有时间。其实最简单的一项就是去染发,我从大学时代就想试试换个发色一直到现在都没去尝试。主要还是觉得黑色头发最适合自己吧,染别的颜色也不知道该染什么色好,可是如果不去试试又怎么知道呢?
这周用了个新的方法减肥,好像挺有效的,五天轻了差不多两公斤,和吃减肥餐的效果差不多了。不过也有可能是我的体重本来就比较容易浮动,再坚持试上三五个月看看怎样吧。如果有用就介绍给F用,她生了二胎之后老是和我诉苦说胖了很多,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我觉得安慰胖子的那些假话我说不出口,我只想找个减肥的好方法,然后告诉她。

我说生日的时候想送自己39件礼物,可到今天我还没时间去想要买些什么。
最近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化妆,吃早饭,七点四十出门,八点四十到公司。工作到十二点,星期一三五跑步,二四给妈妈打电话。然后一边吃苹果一边写一下lofter,接着开始工作。下午六点左右离开公司,七点到家。我负责做饭的那天就做饭,T负责做饭的那天我就练琴。七点半左右开始一边看世界杯一边吃饭,有时也转台看看新闻。吃完饭,我负责收拾的那天就收拾厨房,T负责的那天我就练琴。九点左右一边看英语剧集,一边背日语。十点准时洗澡洗头,护肤。然后看看社交账号上都有什么有趣的事。十一点上床,看半个小时书,最近还是在看未来简史。十一点半睡觉。
一环接一环的已经养成生理习惯,竟然抽不出空来给自己挑生日礼物。只能又安排到周末计划里吧,虽然周末也有好多事要做。
画画早就放弃了,游戏也放弃了,曾经还妄想学学烘培,还妄想养一只猫,时间根本不够用。怪不得我最近连心情不好的次数都少了,可能是没什么合适的时间去不高兴。

决定下个月让老板给我加20%的薪水。不知道他能不能同意,也没想好如果不同意我要怎么做,但我觉得我是值得那个价钱的。
今天的工作不是很顺利,之前以为搞定了的一个关键功能,仔细想想还是有比较大的问题。我心里知道必须重做,可是就是忍不住磨磨蹭蹭地东修西补,希望能勉强用原来的解决方法。直到下班前十分钟,才终于承认,不能这样做,明天重新改吧。
中午和妈妈的通话时间好像越来越短了。我们的感情其实比前两年要好,但不知道为什么反而没什么话可说。是不是人与人之间如果完全没有值得争论的事,也会有问题呢?不过我现在的生活真的好规律好平淡,的确完全没什么好天天汇报的。
我想过要把lofter的账号告诉妈妈,思考再三还是打消了念头。无论再怎样亲密,我不想让任何认识的人知道这里,因为目前来说我在这里写任何东西都没有心理顾虑,不希望打破这种平静。

今天温度到达27度了。中午换上跑鞋的时候,办公室里的同事都说我肯定是疯了,那么热的天还去跑步。斯蒂芙尼告诉我,only mad dog and English man would go out in mid-day sun(只有疯狗和英国人会在中午大太阳的时候出去),我和她说,看来我已经要变成英国人了。
跑出去一看,太阳果然很猛烈,有一点微风,但地上像是着了火似的发烫。沿着平时的路线,既没有见到疯狗也没有见到英国人,有那么一小会,我感觉好像世界上只剩我一个人,沿着看不到尽头的路奔跑。我们来到和离开这个人间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孤独且别无选择?
晚餐吃的是烤波波肠和清炒生菜。本来还烤了红薯,但这次买的调好味的红薯实在太难吃,我几乎没吃两块,全部打包丢掉了。晚饭后一度很想吃螺蛳粉,T也怂恿我煮一包,她可以和我分着吃。我都走到灶台前面了,最终还是决定不吃。我想学着控制自己的欲望,事不要做得太过,话不要说得太满,吃也不要吃得太饱。果然决定不吃之后过了大概十分钟,晚饭后的饱腹感就渐渐明显起来了,的确是没必要再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