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焖兔子

你必须很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早上起来,看到F在微信上问我,大学时候的舍长想加我好友,问我愿不愿意。

我因为在高中的时候被班上的同学孤立过,在十七岁之后的这许多年里,我虽然表面像个正常人似的,其实心里却一直有个充满恐惧的黑洞。最主要的表现就是很怕和人打交道,尤其是同学,同事这类本来应该联系很紧密的人。虽然大学时期和宿舍里的妹子们并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但我毕业之后就主动选择消失,十几二十年都没和大家联系。其实我是很想念同学们的,经常会在梦里回到学生时代,无论是高中还是大学,在我的梦里我是很合群,和同学们有说有笑的。但越是这样,每次梦醒之后就越会感到难过,不愿意去面对那些不喜欢我,或者有可能不喜欢我的人。我知道这是心理障碍,甚至有可能是有抑郁症,可是我克服不了这看似很简单的障碍。于是一年又一年,同学聚会举办过很多次了,我统统缺席,系里的班里的微信群,我也统统回避。

所以今天看到F的消息,我着实犹豫了很久很久。我记得这个舍长,是个很开朗的人,大学的时候对我也很不错。我为什么会害怕和她联系呢,我问自己,是害怕她‘关心’我这些年为什么一直独身,还是害怕通过她我不得不和许多不熟的老同学联系?我坐在床边静静地想了又想。最后我决定不要害怕了,因为我所怕的,归根结底无非是怕被讨厌,怕被孤立罢了。可是我现在像个逃兵一样,一直躲着以前的老同学,这和被讨厌,被孤立又有什么两样呢?事情已经不能更坏,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加了舍长的好友。

果然她对我为什么还单着,为什么要一个人在英国,爸爸妈妈以后怎么办之类的事情特别感兴趣,也一再敦促我眼光不要太高,赶紧找人结婚。我这次没有因为被戳到痛处就逃跑或发怒,我和她说,我选择的生活方式和大家都有点不一样,舍长如果再催促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了。舍长马上表示了理解,咱们把话题岔开,聊了许多挺开心的事。

没有那么难,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会动不动就讨厌我,孤立我了。无论心里怎么想,我相信老同学们表面上一定会尊重我,表现出友好的。这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一点一点和他们联系上,不要再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