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焖兔子

你必须很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为我们做外包的那个印度程序员,今天被我说得快崩溃了。

我其实也不想做恶人,我想做那种说话让人如沐春风,时时刻刻嘴边都挂着笑容的温柔女子。可是看到他延期了四周,好不容易做出来的……那都是些什么东西啊,我斟酌了很久都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既礼貌又准确表达出心中的愤怒。

这方面真的是佩服英国人,我们的项目经理私底下都快发疯了,天天在诅咒这个印度人,可是一开会的时候,说的每句话听到耳朵里都是让人舒服的。不熟悉英国人的人,估计还以为对方在表达对自己的满意。我也想学这一套,因为正如他们说的,我就算对着他大喊大叫,骂他羞辱他,对项目的进度都不会有帮助的,还不如有话好好说。不过尽管我已经规避了人身攻击,单单是实话实说地把代码中的问题说出来,他的表现已经非常窘迫,搞得后来我都有点不忍心说下去了。

继续用他是不可能的,新人也没招到,能用的几个人请假的请假,生病的生病。很好,反正我也很快要休假了。假期结束之后就和老板说加薪的事,这几天要把简历整理一下,做最坏的准备。

真的很生我老板的气。

最近这一两个月,我一直在招人,从一开始想招个能干活的程序员,到放低条件找实习生,发广告找中介拜托熟人,却一直都没能遇到一个靠谱的。一来是小地方好的程序员本来就不多,二来我们公司也太小了,有点能力的年轻人都更愿意选择更大的公司。

直到上周,终于有一个是计算机专业毕业,成绩单看上去蛮不错的小孩申请实习的职位。于是我让他今天早上过来面试,而且在电话里聊了一下之后我觉得这个人既聪明又踏实,对他的印象很好,所以还特地通知了我们老板,意思就是让他和我一起面试,如果感觉好就能当场发offer。

结果今天早上一上班,看到我老板我就真是傻眼了,明知道今天有面试,他竟然穿着T恤牛仔裤!那个应聘的小孩提前到了十五分钟,前台也没告诉我,就让人家在那里干坐着。到后面面试的时候,老板又抢着问问题,大概问了半个小时乱七八糟的各种问题,很多问题都是在故意刁难对方。其实我对这个面试者很满意,他虽然刚刚毕业,但我觉得他对专业问题回答得很好,做事很有条理。而且他特地在大暑天穿了西装,提前十五分钟到达,这些都是很优秀的品质。我估计我们老板也是看出来了他是个很好的应聘者,可是他反而用各种方法去刁难对方,想打击对方的自信。他还和对方说我们有很多人在申请这个职位,除非应聘的人保证只接受我们的offer,他才能发offer。我的天啊,你这到底是想做什么?我要是应聘者,我肯定不想来了。

真是气死人,我本来要了一杯可乐只是装装样子,结果因为面试的气氛真的太尴尬了,我不知不觉之中拼命喝可乐,无端端竟然喝了一整杯,倒霉透顶。轮到自己才知道,招个有用的人真的好难好难。我这些天甚至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要求太高了,只是真没想到好不容易遇到个满意的,却搞出个一团糟的面试。气死我了。

前天晚上做了一次Keep,直到现在我还只能一瘸一拐地走路。我还以为自己有跑步习惯,做HIIT不会是问题,没想到后续反应那么厉害,小腿疼得快要废掉了。本来是打算明天去伦敦买帽子和香水的,如果像今天这样的情况肯定是去不成了。其实明天下午还有英格兰对瑞典的球赛,要不还是把去伦敦的计划改在下一个周末吧。

下周二要做第二次产品演示了。我今天准备演示案例的时候,发现某个很久以前已经做完的功能突然不能正常工作了。这把我整个时间计划给打乱了,加上早上开会也占用了今天不少的工作时间,这两天必须抽空加班来做事情。我以前很讨厌加班,现在发现我以前讨厌的其实不是加班,是上一份工作本身。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不会介意多花点时间在上面了。

当然这个班不能白加,一定要把这次演示做好一点,那旅游回来向老板提加薪的时候底气会更多一点。

在关闭窗口的时候刷新父窗口——就是那么一个小小的,两三行代码就能写完的功能,我做了一个早上。直到五分钟之前,我实在是不想再浪费时间了,直接把这段代码放在了窗口页面的script标签里,这才终于没问题了。不知道为什么把这个功能放到外部引用的script或者是做在vue的component里面都无法刷新父窗口。我研究了一个上午,换了无数个方法去拿父窗口的对象,都是失败。我讨厌javascript,非常讨厌。

因为被这个问题绊了大半天,现在的心情超级糟糕。什么都不想干,剩下的时间摸摸鱼算了。希望明天是新的,顺利一点的一天。

今天跑完步觉得右腿膝盖有点疼,希望只是短暂的,千万不要是跑出损伤来了。

工作上还是不太顺利,原本已经做好的配置文件的验证似乎有问题。本来这部分是想偷懒的,现在不得不把规范拿出来仔细研究。所以今天早上我一直都在看SCORM1.2规范文档。第一个小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似乎每个字都认识,但连起来就看不懂在说什么,特别烦躁。后来明白到想跳着看重要部分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只好从头开始,一边做笔记一边看,总算能明白个大概。午休后要继续,争取今天看完,把验证部分的逻辑改完。明天把RTE的文档看完,再开始设计api的部分。

有点想养猫。每次跑步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如果有只小猫多好玩,一边跑一边下定决心回来就打电话去预约。可是跑完步回来,就会立刻失去勇气,怕麻烦,怕照顾不好它,怕自己三心二意。其实不仅是猫,最近无论买什么我好像都处于这种既有点想要,又不是很肯定想要的状态。包括下个月的长假,去哪里好呢,北欧,希腊,西班牙?好像都可以去,又都不怎么想去。

今天看文档的时候我想到我在看的那篇英文版的关于日语语法的文章了。那篇文章我也是觉得抱着字典都还是看不懂,但可能是我太急躁了,应该从头开始慢慢看,而且要做一下笔记。今晚试试看。

学习之所以是一件辛苦的事情,是因为它需要我们不停地去探索未知,离开自己的舒适圈。所以即使我对弹钢琴,画画和日语非常感兴趣,但是在学习这几样技能的时候,我感到的痛苦是大于快乐的。恐怕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我才能熟悉这些技能,从而在接触到这些事情的时候能感到快乐而不是辛苦。

想到舒适圈,我就有点担心我最近的工作状态,最近的工作让我觉得太过于舒适了。我在做的项目很麻烦,要写非常多的模块和代码。可是我每天上班都是一种很舒适的状态,工作像个体力活似的没有让我担心的地方。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我现在在做的和在用的技术,已经是我完全掌握的,没有出现新的挑战了。也说明我很久没有去接触新的东西,没有试着离开自己的舒适圈。谁都知道现在的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地在发展,我的这个不需要学新东西的状态,其实是很不对的。

所以接下来,我要恢复每天早上抽出40分钟阅读技术类新闻的习惯,也要恢复每天下班之前写学习日记的习惯。之前因为想赶项目的进度,急于把最麻烦的代码写完,就把以前会用来学习的时间全用在写代码上了,现在要改回来。目前的打算是去学一下最近听说的functional programming的方法,看看能不能用在项目里。

还有可能是因为我现在除了乐乎和微信,不允许自己上中文网站的原因,我发现最近我花在乐乎上的时间比以前多了很多。以前基本上是每天刷一次,看看关注作者的日记就算了。现在经常会找各种标签,一刷帖子就是很长一阵子,这个也要改过来,要不然不上别的中文网站的这个规定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时间真的过得好快。我感觉自己战战兢兢地开车去超市还是昨天的事情,一眨眼就又到周末,明天又要想想看去哪里练车,鸭梨山大。

今天J和我说,如果他的项目的投资基金能申请下来,他希望我能加入他们公司当合伙人。这是他第二次和我这样说了,我上次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但今天看他的样子好像挺认真的。没想到我也会有这样一天,有人找我一起创业,真有点意外。

现在的这个公司,问题有很多,虽然实质上不怎么影响我,但我也开始有点担心公司的前途了。可是如果离开,我却未必想跟着J去创业。我太安于现状了,已经过了为了事业和金钱愿意拼命工作的年纪。比起创业,其实我更愿意当个合同工,按天收费去给不同的公司做项目,这样既赚钱,又自由,而且还能保持工作的新鲜感。我想我最后应该会拒绝他,虽然当自己的老板的想法真是挺诱人的。

自从去年换工作,我在工作上和人接触的机会少了很多,加上配了助听器,所以慢慢地没那么受听力问题困扰了。可是最近学日语,我发现我的听力又成为一大难关。因为在听音频的时候,我总是没法区别某些音的细微差别,所以也不能很肯定自己读的音是否正确。今天做听力题,有两个选项的读音我反反复复听了五十多遍都听不出有什么不同,最后我找T来听,她几乎一下就听出其中一个选项是g的音,另一个是k的音。当下真的很想哭啊,我已经几乎忘记自己耳聋这个事实了,可是现实就是那么残忍的。我想我接下来学习日语一定会比别人更加困难,就算很努力也未必能过听力关。所以一定要有心理准备,要明白和接受自己的无能,然后想办法做到自己能做的最好,就可以了。

最后想对某个朋友说一些话。我曾经也向我妈妈抱怨过,有些人什么事情都推给我做,明明大家拿着一样的工资,我因为懂得多所以什么都是我做,他们什么都不懂反而什么都不用做。到头来我把事情做好了好像是应分的,做坏了就变成全是我的错,这样太吃亏了。当时妈妈在电话里和我说:“这不是吃亏,你有能力去做事情,这怎么算吃亏呢?如果你有能力,大家却认为你不行,不让你去做,这才是吃亏。”。我觉得我妈妈说得挺对的。

这张图很应景。最近的工作,不算很难,但超级麻烦,很麻烦很麻烦。我需要宫崎骏大叔的耐心,那些很重要的事情,往往都是很麻烦的,但是只要我们耐心地一点点做下去,一定能做完。

今天工作不怎么顺利,很烦躁,来写个日记再继续。

人一烦躁的时候就容易脑子不清楚,有时候甚至自己都不知道在烦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不能集中精神工作,只想从办公室逃跑,什么都不干。这种时候必须冷静一下,拿张纸出来写一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我想我现在那么烦,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样从现在的lms调用moodle的scorm engine。理查说他来做这部分,但上周周三给他写的邮件,到现在他还没回。其实我知道,如果我能静下心来,好好看看相关文档,说不定我自己能做这个功能。所以其实我只是心理上排斥学习moodle,或者说排斥学习新东西。

另外测试的服务器有问题,我让J去看,他也是搞了好多天都没消息。我当然也可以自己去弄,可是我心里不舒服,是不是每样事情都必须我自己去解决,我就那么没办法和别人合作解决问题吗?每次想到这些问题,心里真的很烦躁。在国内的时候我常常觉得自己的同事都太聪明了,和他们合作很累因为我担心自己表现得太蠢。在英国这种感觉反过来,同事们通常都太蠢以至于无法合作。给他们一百年都没法把事情做好,到头来还是我要自己做。好想念胖子和Mikey,像他们那样的同事我后来再也没遇到了。

还有我想换个抽油烟机,昨天调查了一下才发现原来在英国换个抽油烟机或者装个电灯什么的都那么麻烦。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是我们这个小地方几乎没人做这些事。什么都要靠自己啊靠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这事肯定也是让我觉得有点烦躁的原因。

所以分析了那么多,接下来我该怎么办。首先要把测试服务器的事情再调查一下,也催一下J。然后我把moodle的本地服务架起来,自己研究一下它的webservice,看看能不能自己写api。

大概就这样,开干。

今天的presentation做得很成功。本来只预计了一个小时的会,因为大家都太感兴趣,让我额外演示和回答了许多问题,最后差不多三个小时才结束,成就感满满。老板说他很意外,没想到我会演示一些他完全不知道我已经做出来的功能。这些功能我原本的确不需要在今天演示,但是我就是想给他们一些惊喜,前两个星期加班加点地赶出来了。

我真的很喜欢这种表现自己的机会,包括面试,演讲,考试和做这种项目演示,只要是能验证自己的努力和实力的事情,我都特别喜欢。当然我也并不是每次都能做得很好,也有试过很失败,很丢脸或者得到很多差评。可是我极少会在事后觉得很失望,因为每次有表现自己的机会,我都会提前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做准备。人的水平固然是决定了表现的上限的,但是通过努力准备,我知道我起码能表现出自己的上限,那就很足够了。

新加坡有个和我同龄的歌手叫做黄义达,他不红,我也不是他的粉丝。可是很多很多年前(大概十五年前了),我看电视的时候偶尔看到他第一次开演唱会的花絮节目。我清楚地记得,他在演唱会之前拼命做运动,随时随地都在背歌词,不停地说“太紧张了,我太紧张了”。当时我就想,这个年轻人,长得那么好看,歌也唱得很好,还有那么多歌迷喜欢他,可是他却仍然需要那么努力地去准备一件事情,完全不会因为觉得歌迷会包容自己而有半点的放松,像我那么平凡的人,一定要比他更努力,更珍惜任何一个机会。所以到现在我都还记得这个歌手的名字,记得他是如何紧张备战演唱会的,也记得我那时受到的鼓舞。

我有些朋友会觉得我爱出风头,也有人觉得我喜欢考试的这个爱好很不可思议,其实我心里没什么特别复杂的想法,就是这样简单地觉得当舞台的灯光照向我时,我回报以自己最好的实力,是特别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今晚不用加班了,要吃个炼奶拌草莓嘉奖一下自己。